裁员卖厂、销量腰斩,换帅后的神龙汽车能否重获新生?

http://www.qipei.hc360.com2020年05月15日10:01 来源:36氪作者:吴晓宇T|T

  在空缺8个月后,神龙汽车终于迎来了新的掌门人。

  神龙汽车近日宣布最新人事调整,由东风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常委、副总经理张祖同兼任神龙公司董事长,标致雪铁龙集团(PSA)秘书长、中国地区业务负责人奥立维担任神龙公司副董事长。

  

  张祖同 图片来源:微信公众号“神龙汽车”

  2020年一季度销量大跌逾8成,销量崩盘式下滑,陷入至暗时刻的神龙汽车亟待复兴。除了业绩惨淡,落岗员工安置、经销商大面积退网、车型老旧、中法股东磕碰等,均是摆在张祖同面前的一道道难题。

  在新掌门带领下,神龙汽车会起死回生吗?

  卖一辆车亏损3.4万

  28年前,由东风集团和法国PSA集团合资兴建的神龙汽车,曾是上世纪90年代武汉市最大的合资企业,旗下拥有东风标志和东风雪铁龙品牌。

  神龙汽车离职员工老杨告诉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当时进入神龙公司的员工整体素质挺高,工资待遇也不错。有年轻人为了在生产车间当一名普通工人托关系,女孩也愿意嫁给神龙员工。”

  但如今,老牌合资车企神龙汽车早已“神气”不再。

  2015年,神龙汽车以71万辆的成绩达到销量顶峰,随后便年年败退。财报显示,2018年和2019年,神龙汽车的销量分别为25万辆和11.7万辆,同比分别下滑30%和55%。同时,神龙汽车在2019年亏损近40亿元,这意味着,神龙平均卖一辆车亏损3.4万元。

  疫情让神龙汽车的境况雪上加霜。2020年一季度,神龙汽车销量下滑幅度高达81.6%,3个月仅卖出6385辆。2014年发展正盛时,神龙汽车曾为自己定下了“2020年销量达到150万辆”的目标,平均一个季度销售近40万辆。

  为解决资金困境,武汉经济开发区在一份通知中称,当地政府将支持神龙公司处置闲置产能,以政府收储方式处置神龙公司一厂资产。

  近日有媒体曝光神龙汽车裁员,“约5000名员工受影响,减员超过30%”。神龙汽车对此回应称,该公司一直积极拓展各种渠道,通过创造更多岗位、组织员工支援东风集团内部的兄弟单位、组织员工跨地区调配到公司异地工厂等方式,妥善分流安置富余人员。“神龙公司始终高度重视和维护职工利益,从未主动进行裁员。”

  事实上,神龙汽车的裁员传闻早已甚嚣尘上。2019年8月,路透社援引两名接近PSA的消息人士称,到2019年底,神龙汽车员工总数将从8000人削减至5000人,并在未来3年内进一步降至4000人。

  企查查上“社保信息”显示,2016-2018年,神龙汽车在册职工数分别为12071人、9742人和7625人。

  神龙汽车员工李米向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提供的一份竞聘上岗政策显示,该公司会在年终考评、理论测试、平级互评、班组排序、上级评价和出勤率这6个竞聘工具中选取其中几个进行考评。竞聘落岗人员只有3条出路:去成都工厂、协议解除劳动合同和歇工。若上述三条出路均不选择的员工,6月到10月,薪水将参照疫情期间发放。

  

  神龙汽车竞聘计划 来源:受访者供图

  李米选择去支援东风本田,她告诉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此前她基本处于放假状态,“在家待得要发霉了”。疫情期间,神龙汽车每个月发的工资只有1000多元,她的房贷已推迟两个月,“现在马上要还了,但是仍未得到上班通知”。

  另一名神龙汽车员工王子蒙也表示,该公司“隔三岔五放假”。“上周四(5月7日)下午通知次日早上7点半上班,晚上又通知下午才上班。大家都想好好搞,重回主赛道却像一场梦。”

  中法相争,神龙遇困

  东风雷诺此前遇到的内耗问题,同样是中法“联姻”的神龙汽车未能逃过。

  2019年4月上海车展开幕之际,刚就任神龙汽车总经理两个月的罗思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就神龙在中国市场出现下滑的原因进行分析,称“没能很好地向客户展示我们产品的魅力和品牌价值”。

  但离职9年的神龙汽车前员工李昂认为,“神龙的法方领导一直在强调,让消费者重新认识PSA的百年,我觉得这就是病态逻辑。消费者重视的是实际使用感受,而不是你的经历。车企做产品之初,不进行市场调研,摸清楚消费者的喜好,而要让消费者接受理论,消费者真是人傻钱多吗?”

  在战略选择上,中法两方思路也有很大分歧。

  法方主张“利润先行”,咬紧单车利润。2014年,PSA亏损39.99亿元,集团CEO唐唯一采取了“Back in the Race”(迈向复兴)战略,意在回归盈利路线,即不推出低端车型,而是采取严格的定价策略,标致售价对标大众,雪铁龙售价对标雷诺。此举让PSA在一年间扭亏为盈,2015年利润达到86.61亿元。

  因此,唐唯实将上述经验复制到了中国市场。即使面对大众、福特等对手的降价攻势,神龙汽车仍坚持追求单车利润率,导致其销量在2016年迅速萎缩。

  而中方看重的是市场占有率,主张适当降低利润,扩大东风标志和东风雪铁龙的市场占有量。神龙公司总经理苏维彬曾在2017年公开表示:“法方以前对公司更多要求的是单车利润,我们觉得这个不合理,为什么不是将蛋糕做大而去追求单车利润?2016年前两个月的销量出来后,可以说给了法方一个迎头棒喝。”

  苏维彬认为,“没有市场占有率什么都没有,我们不能汽车卖萝卜白菜价,但这个饼不能缩小。”

  中法双方达成一致,决定“在保证市场份额和利润总额的基础上,再追求单车利润”。但神龙汽车随后又被曝出“减配不减价”,2018年新推出的东风标志308减配项目达到14项。此举被吐槽为“变相加价”。

  定价过高导致经销商卖得不好,库存积压严重。为拉动销量,神龙汽车经销商开始打价格战,多款车型降价3万-5万元。有经销商此前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单靠卖车已毫无利润可言,大批经销商因此退网。

  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查询东风汽车集团年报发现,2015年到2018年,东风雪铁龙的销售网点从1423 个下降至246个,东风标致的销售网点从1515个下降到268个。

  在产品方面,神龙也多次因为不符合中国消费者需求、更迭过慢而被诟病。

  东风雪铁龙车车主刘明涛告诉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2015年至2018年,东风标志和东风雪铁龙几乎没有推出全新款车型。发动机、变速箱、底盘悬挂这三大件技术更新远远落后于其他合资企业,发动机缺乏多排量机型。”

  

  神龙汽车 图片来源:微信公众号“神龙汽车”

  高层换血能否救神龙?

  由于业绩惨淡,神龙公司高层换血频繁。

  据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不完全统计,从2017年开始,神龙已经实施了8次机构改革,进行了十余次人事更换。神龙公司总经理及东风雪铁龙、东风标致两大品牌核心岗位的高管,任职时间长则2年多,短则半年。

  公开资料显示,此次走马上任的张祖同是上海交通大学机械电子工程专业工学硕士,历任东风汽车公司副总工艺师,东风汽车公司战略规划部长等。

  2016年6月,张祖同出任东风商用车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副总经理。2018年3月,张祖同在本职工作基础上,再分管东风乘用车和东风柳汽。今年3月31日,主管东风乘用车近两年的张祖同调回集团,任职集团副总经理并分管东风本田、神龙公司与东风鸿泰等。

  在神龙员工王子蒙看来:“张总思路还是有的,是务实型领导。”

  此前在张祖同主导下,东风风神(东风乘用车旗下品牌)举办过奕炫改装大赛,吸引了车友的关注。统计数据显示,有超过5%的奕炫车主在购车以后,会进行不同程度的改装。东风风神销量数据显示,在2019年中国汽车销量同比下滑8%的背景下,东风风神销量逆势增长8.5%至75025辆。

  

  奕炫改装大赛 图片来源:微信公众号“东风风神”

  此次担任神龙汽车副董事长的法方领导奥立维,则是中国市场的老朋友。据PSA官方介绍,奥立维此前担任PSA集团秘书长,他曾在中国地区工作多年,深谙中国汽车市场规律及本土文化。

  但面对神龙的现状,奥立维压力显然不小。神龙汽车前副董事长高恺霖曾表示:“我不理解PSA在中国市场销量为什么这么差,我们拥有一流的产品,在欧洲可以与大众等品牌抗衡,但在中国市场却如履薄冰,我都不知道怎么跟唐唯实解释这件事情。”

  为了解决这一困境,神龙汽车早已开始积极自救。

  2019年11月,神龙汽车取消了专业副总,减少执行委会成员,取消部长双设双签,强化中法一个工作团队,从而试图实现管理层级压缩,汇报线缩短和沟通效率提升。今年5月8日,神龙公司确认了下一阶段“销量提升、全员开源节流、质量改善”三项重点任务,以期尽快扭转困难局面。

  “关键要快,留给神龙的时间不多了,经销商网络已经崩塌了。”王子蒙认为,神龙要“向内求”,找自身经营管理出问题的原因、产品不被市场认可的原因。“多听市场的声音,给出金点子的人要有员工奖励,跟老法沟通要懂得说‘不’。”

  重重困境面前,换帅后的神龙汽车能否获得新生,还需拭目以待。

  (应受访人要求,本文中老杨、李米、王子蒙、刘明涛、李昂为化名。)

责任编辑:庞小涵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官方微信

微信扫一扫
后市场资讯全知道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