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后,共享汽车“开”往何处?

http://www.qipei.hc360.com2020年03月27日15:06 来源:锌刻度作者:黎霖T|T

    

    

    复工后的上班难题,正困扰着大多数上班族。

    工作一年的刘瑞(化名)有证无车,公共交通的拥挤密闭令人担忧,距离太远骑共享单车又不现实。

    眼看复工时间临近,他思来想去,在疫情期间遭遇冷落的共享汽车,成为了最佳选择。

    “复工潮”之下,这些统一车型颜色,带有鲜明logo的共享汽车,正在城市复苏的早晚高峰变得越发常见。

    曾一度被唱衰的共享汽车行业似乎正在经历一个重要转折点。

    疫情期间遇冷

    距离刘瑞所住小区约一千米处,有一处停车场,近十辆不同品牌的共享汽车近年来进进出出。平常每逢周末,这些共享汽车很受欢迎,刘瑞很难看到这里有空余的共享汽车。

    但一场疫情突如其来,让人们出行成忧。城市仿佛被摁下暂停键,原本车水马龙的车道,变得空空荡荡。

    于是,2020年初的这个冬季,刘瑞小区附近的停车场变得格外冷清,那些原本被来往人群共享的车辆,长时间车门紧闭,停留原地。

    曾使用过长安出行的刘瑞,在2月4日收到了微信公众号的通知,他所处的重庆,长安出行共享汽车暂停车辆运营。

    这只是一个缩影——多家共享汽车企业的出行租赁业务不得不直面“黑天鹅”,根据不同城市的防疫要求,部分共享汽车企业甚至暂停了部分地区的车辆运营。

    这对于共享汽车行业无疑是一次重击。正快速兴起,初步完成市场教育的共享汽车行业原本正展现着巨大的发展潜力。

    此前,易观Analysys发布的《2019中国共享汽车平台创新白皮书》显示,共享出行季度活跃用户超过1.53亿,这一数据相当于私家车保有量的81%。以GoFun出行为代表的头部企业月度用户活跃数从153万增长至213万,实现近40%增长。

    据GoFun出行相关负责人介绍,GoFun在2020年原本最主要的任务是优化车型,加大车辆投放,特别是个人车辆托管,吸纳社会车辆,将车辆规模扩大到10万至30万辆。

    然而,黑天鹅突降,使这个计划暂缓了。

    “疫情期间,因为不鼓励出行了,在没有出行或出行次数同比减少的情况下,我们提供的出行业务也会受影响。”该负责人告诉锌刻度,疫情造成的冲击主要表现在短期内业务量的降低,其次是部分地区受到封路等影响,部分车辆无法按时归还。

    GoFunCEO谭奕也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次疫情对GoFun的冲击主要表现在用户基数,“以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的闹市区为例,娱乐性行业停业,闹市区人数屈指可数,人们没有出行的场景。数量上来讲,过去每天持续的高频次不存在了。”

    一个残酷的现实背景是,目前全国共享汽车企业超过50家,但大多处于大规模投入期,成本高、落地难。2019年下半年以来,共享出行运营商倒闭或经营异常的消息频频传出,这一行业开始进入洗牌期。

    而这场疫情,无疑加快了这场洗牌。

    面对黑天鹅,共享汽车企业倍感焦灼。谭奕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疫情期间“内火攻心。嘴角、舌头都长了溃疡,所以说身体很诚实,将内心的焦虑如实的反映出来。”

    转机从复工开始

    寒冬渐过,各地的企业陆续复工,2月中旬,刘瑞收到复工消息后,就开始为通勤方式犯愁。

    2019年,我国千人汽车保有量是173辆,在全球20个主要国家中仅排第17位,像刘瑞这样的有证无车的上班族都将面临复工通勤难题。

    于是,共享汽车方面的需求一时激增,沉寂了许久的共享汽车企业们自然也反应迅速。

    “出行一直就是一项刚需,尤其是随着各城市有序复工,对于这种可以实现一人一车,避免人员密集同时又便捷经济的出行方式,恢复起来是非常快的。”GoFun出行相关负责人告诉锌刻度。

    其实,为了吸引用户,不少共享汽车公司都推出了通勤租车优惠,有的甚至以零首租的方式,吸引上班族注册使用。

    还有租车企业公开承诺,为租车的上班族提供了高额疫情保险,同时承诺会定时消毒,保障用户的驾车安全。

    “从来没有觉得共享汽车这么有用,比起公共交通安全太多。”2月19日,刘瑞发现,长安出行重庆地区已经开始恢复运营,且推出了优惠套餐,当即花1568元租下了一辆尼欧28天套餐。

    3月初,在深圳上班的陈越也收到了复工的消息,和刘瑞一样,如何返工成为了一大难题。和同事们交流讨论之后,没有私家车的他也决定租一辆共享汽车通勤。

    “虽然比起地铁,用共享汽车通勤成本肯定更高,但是在疫情期间还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陈越打算,在疫情彻底结束前,他都将继续使用共享汽车。

    “事实上,在复工前两天我们就通过后台看到回暖了。”上述负责人向锌刻度透露,随着各大城市有序复工,用车需求量有了非常明显的增长,“从近期的数据来看,复工以来,3月整租和日租业务量相比2月均有翻倍的增长。”

    但业务量增加的同时,成本和压力也随之而来。

    公开资料显示,正常时期共享汽车企业一般每10-15天会对车辆进行一次集中消毒。

    但在疫情期间,各家共享汽车企业的消毒工作进行得更加频繁,车辆被用户使用之后便会停运一段时间,由专人消毒之后才会继续上线。

    事实上,这对于“重资产、重运营、重体验”的共享汽车行业而言,是一笔不小的成本。此外,共享汽车由谁来管控、出现感染问题如何追究、车辆调度等,都是企业最新需要解决的难题。

    EVCARD、盼达用车在内的共享汽车运营企业都曾经在公开场合多次表示,共享汽车是一个资产非常重的行业,短期内无法盈利,这为其未来发展增加了难度。

    EZZY的创始人付强甚至曾谈到实际运营过程中,“EZZY每做一单都要赔钱,过高的运营成本和狭窄的盈利通道最终拖垮了公司。”

    那么,在成本增加的当下,一些运营成本高、服务能力差的企业,难免被更快淘汰。

    昙花一现,还是爆发机遇?

    除了业务量的激增,复工后,用户使用共享汽车的出行场景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以前每天的出行是多场景,比方说通勤加商务加休闲,现在通勤是最核心的内容。

    但共享汽车是否会和生鲜电商一样,借此机遇,寻觅到新的发展生机呢?

    从用户方面的态度来看,似乎不是那么乐观。

    “现在选择用共享汽车,是因为疫情还不稳定,但其实共享汽车的价格,对于一个普通上班族而言,还是一笔不小的花费。”陈越告诉锌刻度,“在复工一段时间后,大部分同事还是更愿意坐地铁或者公交通勤。”

    “爆发的需求应该只是特殊时期的昙花一现。”在28天套餐时间结束后,刘瑞也没有选择续费,“毕竟现在疫情好转了,以后可能偶尔会在短途出行时使用,但是不会再长期使用了。”

    锌刻度发现,大部分消费者对共享汽车的担忧还是在于,网点分布不均、取车还车难、车内卫生及售后服务差、安全系数低等“老大难”问题。

    但经历了一轮洗牌的共享汽车企业认为,对于仍处于培育期的共享汽车行业而言,复工期或许能加速用户习惯培养,成为新的突破口。

    “共享汽车的出现一方面能将很多闲置的汽车资产盘活,从而提高主机厂、经销商的效益;另一方面,也能让消费者低成本拥有一辆车的使用权,实现私密、安全的自驾出行。”GoFun方面告诉锌刻度,这正是疫情之下,越来越多消费者意识到的一点。

    疫情前期,由于人们出行需求降低,出行企业业务受到短期的影响。但从长期来看,这对于共享汽车行业来讲反而能起到推动的作用。

    “我们能看到,疫情之下,很多人也产生了购车的想法,对于私密安全的自驾出行需求开始增长,但同时经济下行、消费降级的大环境还没有改变,加上此前已经有许多城市出台了限牌政策,二三线城市购车和持有车辆的成本也陡增,所以很大一部分用户的购车欲望是被压制的。便捷经济的共享汽车正好填补了一个空白。”GoFun出行相关负责人对锌刻度表示。

    当平台上的车辆越来越多,车型越来越丰富,需求端和供给端实现完美匹配时,出行就不再是传统的租赁,而是变成一种即时性的出行方式,一旦租车的便捷性能够实现即时性,整个共享出行一定能实现爆发式增长。

    那么,短期内暴增的共享汽车需求到底是会持续,抑或是昙花一现,疫情结束后自会有答案。

责任编辑:朱汉高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官方微信

微信扫一扫
后市场资讯全知道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