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驱动下的汽车后市场,也需要“智能”加持?(上篇)

http://www.qipei.hc360.com2018年02月01日09:21 来源:后市场张杰T|T

    【慧聪汽车配件网】当今的中国,乃至中国的汽车后市场,真的是机会巨大。以后市场举例,没有足够强的,诸如NAPA、Autozone之类的大型供应链企业,亦没有大型成熟的汽服连锁企业。这恰恰是创新的机会,例如,在美国零售超市体系(以沃尔玛为代表)非常强的情况下,电商的起步会受到来自传统企业的阻击。

技术驱动下的汽车后市场,也需要“智能”加持?(上篇)

    在一个传统企业比较强的领域,一般的创新往往会非常困难,因为要颠覆传统是巨大的挑战。但是,当一个领域足够离散,有很大的新的增量的时候,创新会容易得多,因为新商业可以从增量做起。譬如,中国就没有出现类似沃尔玛的“巨无霸”,趁着消费升级拉动了网购,淘宝、天猫、京东等才能快速成长起来。

    从这个角度来看,整个中国由于经济的发展,处于一个消费升级的巨大历史进程当中,而消费升级让各相关行业的尝试和创新有了更大的空间和机会,汽车后市场也不例外。

技术进步驱动下的后市场商业智能化

    智能商业的观点是阿里巴巴集团学术委员会主席、湖畔大学教育长曾鸣教授提出的,并且他认为,新零售的商业基础就是数据和网络协同,这个基础设施在后市场同样适用。

    后市场智能商业的要素之一:后市场的生产资料由能源钢铁变成了数据

    在工业时代,能源和钢铁是基本生产要素。资源稀缺和需求强烈下,做生产和流通最容易聚集财富。而工业时代的盈利是靠生产资料的壁垒构筑的资源不对称和信息不对称来盈利。

    因此,我们看到在工业产能过剩时代,连效率和管理优化都很快变得无效。而互联网让信息不对称的制造成本越来越高。这说明,在最根源上的生产资料应该变了。新商业结构下,生产资料应该是——数据。

    当然,从这个角度来看,后市场还处在原始社会。遍地的数据孤岛。电商用了十几年将零售的20%线上化,当然电商也承担了将整个新商业的基础设施建设的过程,新的垂直产业就可以节省大部分在数据为生产资料的前提下的基础建设工作。从工业时代商业变为数据商业的时间应该会更短一些。

    在后市场的智能商业,每一个产业环节都要完成协同和智能化。这个过程有先有后,有可能是三年,有可能是五年,或者更长。所以不管是零部件厂商、渠道商、物流商、汽服门店还是电商,都必须让数据在线演化。

    数据成了未来最重要的生产资料,算法成了未来最重要的流水线。随着技术的进步,只是机器擅长的部分逐步替换人工,但是解放出来的人力,可以从事更多创造性和人性的工作,就如汽车替代了马车,马术反而成了表演性和艺术性的工作,在新的体系下完成了职业的新生。

    而这一切最初的起点,一定不是直接把汽车后市场革命掉的做法。全行业的产业还需要行业的人去做,只是需要增加一个数据的基础设施和行业链接的起点——运营。

    运营逻辑下的产业升级,是业绩效率指数级别的提升。光靠传统的管理和流程优化永远难以企及的提升,这一切的基础是在于行业的数据线上化,这种数据不是指C端用户的电话号码,而是产业级别的流通、经营、频率、突变的信息集合。

    运营在其中的角色,是帮助产业数据线上化,然后由线上化数据反哺运营产生指数级增长。

技术驱动下的汽车后市场,也需要“智能”加持?(上篇)

    后市场智能商业的要素之二:复杂的网络协同成为可能

    一方面通过算法对海量数据的处理,完成了把商业决策变成机器决策。另一方面的变革,是万物互联构建的复杂网络,形成了传统产业下无法完成的网络协同,这种协同产生的沟通效率,也是指数级的变化。

    如天猫超市通过线上化,将传统的生产商、经销商、零售商、用户全部在网上协同。这在传统产业链中,每个节点的单项、等待式、轮循式的协同效率是数十倍的提升。

    当然,畅想如果进一步地将生产、需求端数据更多的线上化,并且协同的边际成本降低为接近于零。

    真正的网络协同,一定是在传统产业体系中想象力之外。现在做不到,不代表未来不会实现,所有模式技术的升级带来的漠视,都会在未来被颠覆于无形。这种颠覆不是正面战争,而是维度级别的战争。

    如果这种协同是发生在后市场,是生产厂商、服务商、用户直接的无差别、无间隔的协同呢?会发生什么呢?因此,数据和网络协同是取代工业时代的钢铁和电驱动的流水线。这两个最根本的生产力的变化。未来后市场的本质离不开数据、算法、人工智能这些最前沿的技术。

    也许这才是真正的“互联网思维”。“互联网”只是一个代名词,它不是营销、不是工具、不是APP。它是“世界观”,是类似于工业时代的石油和钢铁的东西,是整个新商业的基础设施。

物权转移带来的消费关系的变化

    “所有权和使用权”分离带来的交易关系改变

    在产业端最能看得见、摸得着的变化可能就是产权关系的变化带来的变化。产权、所有权、占有权、支配权、使用权、收益权、处置权、经营权等各种产权的重新组合会让未来的商业重构。

    工业时代是物权集中制,几乎所有的权利都集中在所有者手中。但在新的社会关系中,这些权利会分散在社会的各种角色中。

    例如新车的融资租赁,产权归租赁公司所有,使用权归租赁人,这个简单的商流变化带来了一系列后市场的交易变化。

    资金流从一次付费变成了协同银行、租赁人、租赁公司的三方关系;车险和售后更多的支配权到了租赁公司而不是车主手中;如果租赁人恰好拿去当滴滴专车司机,收益权又发生了很大的转移......光是这简单的新车购买的变化就带来了如此多的商业变化。想象一下,如果全产业链的关系再发生变化,将会对整个后市场的商流、资金流、信息流、物流带来多大的重组机会?

    生产和消费的边界模糊甚至反转

    配件经销商、汽服门店和车主的关系原来就是单一线性的卖卖关系。配件经销商将配件卖给汽服门店,汽服门店将配件和人工服务打包卖给车主。当协同网络建成,原来的生产和消费关系突然变得模糊起来。

    例如,当经过平台赋能后的汽服门店,具备了二手车处置的能力。一个车主在打算卖掉二手车时,瞬间车主从原来的消费者变为卖方,收购的汽服门店成了二手车的消费方。协同网快速的完成了二手车的求购信息对接,收车的汽服门店和卖车的汽服门店从原来的竞争关系变成了生产和消费关系。

    同样场景下,汽服门店和配件商之间呢?汽服门店修车后的替换件,如果有足够强的协同网络处置能力,门店被赋能后,可以完成和配件商之间的生产和消费关系的反转,甚至完成从门店到门店的直接生产和消费的协同。

    这是只有两个维度的单项生产消费反转。如果协同场景下,多方角色的快速身份切换会带来什么机会?

责任编辑:师洋洋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官方微信

微信扫一扫
后市场资讯全知道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