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风暴动了谁的奶酪:汽车零部件商大淘汰启幕

http://www.qipei.hc360.com2017年10月16日09:14 来源:经济观察报网T|T

    【慧聪汽车配件网】9月26日,上市公司界龙实业(600836)发布公告,澄清上海界龙金属拉丝有限公司(简称“界龙拉丝”)是第一大股东上海界龙集团的下属全资子公司,并非上市公司下属企业,与上市公司也不存在投资关系。界龙拉丝因环保问题而被关停事项也与大股东界龙集团及上市公司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无关联。

汽车零部件,环保风暴,后市场

    对于正陷入证监会问责危机中的界龙实业而言,被舍弗勒一纸“紧急求助函”推到舆论指责浪尖上的界龙拉丝,无疑成了压倒股价的最后一根稻草。

    舍弗勒在9月18日策划发布“紧急求助函”,请求给界龙拉丝三个月期限时,必定没有想到最后会是这一“弄巧成拙”的结果。它显然低估了中国的环保风暴正在对汽车行业带来的巨大影响。

    “环保监察对零部件行业影响很大,从2017年开始,整个行业都在应对这个事情。”在9月底举行的中国零部件行业年会暨高峰论坛上,不愿曝光身份的国内大型零部件企业负责人称。在这个论坛上,舍弗勒和界龙的“乌龙”救助函成为热议的话题。

    “不要怀疑,中国的零部件供应链就是这么脆弱。环保风暴下,断供事件很可能还会上演。”上述企业负责人强调。公开数据显示,中国零部件行业65%为年收入2000万以下的散乱小企业状态,低成本是这些企业的第一竞争力。

    有人“落水”,就有人获得新机会。“在跨国公司垄断了(主导了)零部件供应的情况下,我国的零部件企业要时刻做好当备胎的准备。像这种情况,就是机会。”另一家借环保稽查成功“补位”为第一供应商的零部件企业负责人称,会有更多的企业因此而加强第二供应商的培养。

    而处于供应链低端的本土配件商们共同担忧的是,一边是环保稽查的不容回旋,一边是零配件巨头每年下压的成本需求,汽车零部件供应体系面临的夹板压力将只增不减。

    两棵“大树”也罩不住的界龙

    “他(舍弗勒)敢说(求助函),我们不敢”。国内某自主变速箱制造商负责人金先生称。在业界看来,全球零部件巨头的身份是舍弗勒敢于公开发布“求助函”的主要底气,但他没想到,中国在环保稽查上的决心并没有给出回旋余地。

    向环保执法“叫板”的负面影响是巨大的,从舍弗勒发布“求助函”开始,到界龙实业发布澄清声明之前,界龙实业已经连续4日主力资金流出,被股友预测为“断崖式崩盘在即”。而界龙实业在极力撇清关系的同时,也将界龙拉丝的强大背景曝光。其母公司是1974年成立的、以浦东界龙村为诞生地的界龙集团。作为中国村办经济中第一个发行股票上市的企业,年产值数十亿的界龙集团已是国内印刷包装业的龙头,且是一个村民皆有股份、人人由界龙负责养老的地方支柱企业。虽非主业,但在界龙集团对旗下金属制品产业的介绍中,特别指出“已成为世界第二大汽车轴承制造厂商(舍弗勒)的钢丝供应者”。在关于界龙的论坛讨论中,界龙集团的地方影响力被认为是界龙拉丝2015年就列入整改清单,2017年还在排污主要原因;也是舍弗勒愿意冒风险向地方政府施压,请求给界龙拉丝三个月宽限的主要考量。

    但即使背靠两棵“大树”,界龙拉丝仍然没有获得赦免。浦东新区环保局给的回复是,早在去年12月、今年3月,已经两次告知企业停止生产,长达九个月的时间,足够界龙金属拉丝与舍弗勒进行协调沟通和生产调整。“江浙沪的环保风暴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开始刮起,尤其是今年稽查力度更大”。金先生称,“上海、嘉定那边查的最严,上海原来比较松,今年一下加强了”。

    江浙沪是中国最大的汽车零部件生产区域,也是环保督查的重点区域。从去年11月底开始,上海浦东迎来了中央环保督查组的进驻,4月,界龙金属拉丝因为排放的污水水质超标被罚了1000元,9月4日,川沙新镇再次书面告知该企业立即停止生产,自9月10日起,对该厂采取了“断电停产、拆除相关生产设备”等措施。而在今年发布的浦东重点环境监督企业的名单上,上汽通用等主要整车厂也屡登目录。

    除了上海,零部件企业集中的浙江也是环保风暴的中心。“我们这里零部件企业很多,但浙江在环保上一直都管的很严,所以我们要时时对下游零部件企业的脏乱差提醒整改。”隶属浙江的汽车底盘供应商负责人方先生称,地方政府给出的政策是,小的不规范的配件厂,该关就关掉,不去保护它;如果是上规模的,则可以给补贴做环保升级,“购买环保设备,国家补贴30%。比如说花100万买了个污水处理设备,30万是市政府补给你的”。因此,一些较大的企业都已经按规定投入资金进行环保升级,而小规模的汽车配件厂则因无力负担环保投入大多选择关停。

    不仅是江浙沪,在京津冀以及汽车落后产能较多的山东省,环保督查都在汽车行业展开重点监察,在完成第四批涵盖8个省份的中央环保督察后,环保督察将实现“全覆盖”。

    备胎晋级的机遇

    “(舍弗勒)这么大的企业,竟然没有应急预案,不可思议,想不到啊。”环保督查的压力以这种方式爆发,让金先生颇感意外。他更意外的是,一家跨国零部件企业竟然出现断供危机,并且不惜将整车合作企业“推到悬崖上”,这是不可思议的。“汽车行业的国际质量管理体系标准TS16949明确规定,当你出现质量问题时、当你原材料断供时、停电等人为原因造成停工时,要有应急预案”。

    金先生介绍,像变速箱这种总成零部件的制造商在开发二级供应商时,都会采取A、B点、两家供应商的方案。“像轴承,在做开发时、实验时都是选定两家供应商,前期投入大一点,就是防止以后A不行时,还可以用B。而且两家供应商还可以进行价格竞争。如果只有一家,它说多少是多少。”金先生称,整车厂每年是有年降的(每年的采购价下降3%-5%),如果只有一家,价格是降不下来的。所以,不管是质量、成本还是安全来讲,都需要实施A、B点的方案。

    舍弗勒为何只有界龙一家滚针原材料供应商,原因外界不得而知。但从之后披露的短期内以进口方式替代界龙拉丝的产品,并积极开发国内新的供应商的策略来看,成本是其主要考量。“短期内用进口替代应该是第一时间想到的措施。之所以出‘求助函’的下策,应该是考虑到快速进口的成本问题。”

    而在方先生看来,由于底层的三级配件供应商在环保风暴中的不确定性,“断货”将成为本土零部件企业的机遇。“几个月前,一个给合资整车企业做表面处理的工厂因为环保被关停,结果因为我们能做表面处理,也是供应商体系中的,工厂已经经过它的认证,所以我们协助整车企业度过了这个难关,也因此成为这家合资车企的主要供应商。”方先生说,“机会永远留给有准备的企业”。

    多家受访的零部件企业都认为,就舍弗勒与界龙“互助”背后两大龙头集团之间的利益链来看,这是个案;但就“断供”而言,这不会是孤案。“越大的企业越容易出事,因为他们往往过于自信,”金先生直言,也正因为如此,国内零部件企业要时刻做好当备胎的准备,抓住机会进入跨国巨头的供应链体系。

    本土零部件的双重压力

    不过,环保风暴带来的备胎机遇,并不容易获得。业内观点认为,以舍弗勒惨痛的环保代价作为前车之鉴,跨国车企在选择二级零部件供应商时必将更加谨慎,外资零部件企业可能成为首选。这对本土零部件供应商而言,想遇到方先生所在企业的“补缺”机遇,只会越来越难。

    难在两方面,一是跨国零配件公司的下探,跨国公司不再只针对合资车企做配套,还在主动竞争成为自主品牌配套的机会。这对本土零部件企业的市场份额打击是巨大的。二是在技术上不占优势的前提下,为了获取新的正胎以及备胎机会,本土零部件企业只能再度压缩成本,这同样是现有市场环境下难以承受的。

    “这两年零部件企业的利润率一直在不断下滑”,方先生称,竞争的激烈,加上整车企业每年固定的3%-5%的售价下降需求,都让本土零部件企业的压力倍增。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师建华也在零部件论坛上强调,汽车零部件的关键领域仍然是以外资零部件为主,特别是在电气化、高精密零部件领域更为突出。

    很多本土零部件企业集中在低附加值零部件领域,而且是分散重复的。

    “我们的整车企业和零部件企业缺乏稳定的合作关系,零部件供应商处于弱势的地位,这些都导致我们的整车企业只对零部件提出了要求,但是在引导方面不够,这也间接影响了汽车产业的技术升级”。师建华称,“总体来看,外资企业在华发展势必会挤压中国品牌生存空间,垄断优势也必然会对中国品牌核心技术突破造成一定的制约”。而与会的零部件企业更是忧心忡忡,直言在环保风暴与电动化的双重压力下,本土零部件企业的淘汰赛已经开始。

责任编辑:师洋洋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官方微信

微信扫一扫
后市场资讯全知道

回到顶部